官方金沙娱场151_首页(welcome)

文章内容
校新生辩论赛|少年侠气,辩与五都雄 日月盈昃,论道拭初锋
日期:2022-04-13 18:57 来源:   访问次数:


武汉大学校新生辩论赛,简称“校新”,是武大新生辩手最重大的一场赛事。资环今年共派出两只队伍参加校新,分别是“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我也不慌队”和“日月盈昃辰宿列张就是嚣张队”

3月13日,“代表反方日月盈昃辰宿列张就是嚣张队问候在场各位”,这是日月队校新的开局。3月27日,“今天的反方日月盈昃辰宿列张就是嚣张队的表现也不失精彩”,这是他们校新的落幕。

让我们来看看他们的故事。

 

备赛   甘之如饴,苦中作乐

第二场辩题的公布时间是星期一(3月21日)的中午,日月队的成员下午就需要进行讨论,初步确定论点。论点定下来后,他们就一起“住在”电脑城431查资料,讨论反驳体系、战场,对不同辩位进行分工,谁去质询,谁适合接质,谁负责对辩。一桩桩事讨论完已是晚上十一点,路灯已熄,披一身月色回寝。负责后勤的队友,也已经为正赛队员约好了练习赛,周一至周六,每天都有一到两场。正赛队员将在接踵而至的练习赛中去适应自己的辩位、与队友不断磨合、打磨乃至更换他们的论点。

因为第二天下午就有第一场练习赛,“第一天我熬到凌晨两点多把一辩稿赶出来”,一辩李雅书说。

五天七场的练习赛多安排在中午、晚课前或晚课之后,队员往往因此吃不上饭,而每天晚上十一点半踩着宿管关门的点回寝也是他们的常态。面对这样的挑战,罗锦薇表示:“虽然生理上不能很好地接受,但心理上是完全接受了的,这是你作为一个队员应该承担的东西。我觉得学长学姐其实比我们更辛苦,而且有那么多人陪着你,也不算很煎熬。”

 

 

虽然备赛很紧张,但乐观的日月队自有其调节方式。

在QQ群里他们用昵称相互打趣,“日月盈昃带队好慌”“日月盈昃一辩开躺”“日月盈昃三辩不慌”。待第一道辩题公布后,众人又火速将修改为“啥是青春”“没有青春”“不懂青春”“青春它是个由内而外展开的过程”。群名称也是随着辩题而不断变化,从中规中矩的“要乘风破浪,应该与青春告别”到“彩礼留下”,在比赛当天上午又改为“日月辰宿和彩礼一起留下”。卢灿秋说:“当时我正在极限改稿,看到学长将群名称改了,心里有些动容。”

调皮的“小朋友”会把学长的照片制成表情包,他们在群里排队调侃彼此场上场下的某些名。“每天有几百条消息”,“会发现学长学姐原来不像自己想得那样高冷,因为大家赖在一起,也不会像以前那样有距离感。”

 

紧张的备赛过程中还有段别样的插曲。

3月16号晚下了场大雨,吹下了刚盛开的樱花,也“淋塌”了电脑城。当日月队正在激烈讨论的时候,有人冲进来喊:“别说了,电脑城塌了,快跑!”于是一群人惊慌失措,兵荒马乱地离开,下楼后忍不住相视一笑,虽然天没有真塌下来,也有一种一起劫后余生的感受。

 

比赛  道阻且跻

3月19号,日月队的第一场比赛正式开始,辩题是“如果要继续乘风破浪,我应该让青春延续/与青春告别”。日月队持反方,上场队员为一辩刘书杰、二辩杨伟珍、三辩卢灿秋、四辩姜畯耿

这一场,日月队2:1获胜。

二辩杨伟珍说:“上场前我和一辩书杰互相提问,想象对方可能质询的问题,不断地练习。”

三辩卢灿秋表示:“虽然上场的只有四个人,但其实我们背后还站着其他队员与学长学姐。质询稿、三辩小结稿,学长学姐都在不断帮我修改。所有人都在为你铺路,所有人都在为你兜底。这种可以信任、托付的感觉,让我很安心。”

 

 

3月27号,初赛二轮,辩题为“在当下,‘收彩礼’的习俗已经过时/仍未过时”。日月队持反方,上场队员为一辩李雅书、二辩罗锦薇、三辩卢灿秋、四辩刘书杰

第二场比赛对于日月队来说尤为艰难,单单一辩稿就写到了8.0,论点也大换过三次。

一开始的立论认为彩礼是对于女性的补偿。但队内关于能不能开彩礼是对女性的补偿这个口一直存在较大的分歧。一种观点是补偿这个词太难听,像在说社会对女性不公平,尽量不要碰这种敏感的东西;另外一派认为就应该揭下所谓男女平等的遮羞布,从现状就是女性在吃亏出发立论。

最后在请教辩论队前辈后,日月队决定避开补偿这个话题,将论点换成彩礼的祝福功能。

而这个体系,是在比赛当天凌晨确定的。体系的变动意味着之前所有的稿件,包括立论、反驳、战场等都需要进行修改,而此时距离比赛已不足14个小时。“这是最艰难的时刻”,但他们迅速调整好状态,上午一起在备战室梳理新体系、写稿子,终于在比赛前完成了所有工作。坐上大循环,众志成城,出征工主教。

 

日月队最终0:3败于艺院。

来不及悲伤,下场后一群人立即在教室外进行复盘与总结。大家认为,可能是因为新论出来后缺少练习赛来适应,并且体系里没有与对方的性别不平等完全对冲的东西,“双方像平行地错开了一样”,在定义和判准都被对方的拉过去后,“输给艺术辩一点也不意外”。19级成员、校队的柳云腾做出了一定分析和评价——“学长的话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校队学长姐给的东西能全盘用吗”。

虽然未获胜,但上场队员们都表示正赛表现还是能让自己满意了。"我们在场上很好地把新论打了出去",二辩罗锦薇说。

 

 

落幕 明日尚长

3月27日,在比赛的最后,主席说道:“反方的表现也不失精彩,让我们感谢他们。”日月队的姑娘们最后一次集体起身,鞠躬。至此,日月队的校新之战,结束了。

“遗憾的是没能走得更远。”

“有的队员只上过一场。时间太短了,有种不完整的感觉。”

 

但其实最初并非所有人都打算参加校新。

辩论是一件强度很高的活动,“一个辩论队可以顶三个社团”,辩论人常会这样调侃。选择参加校新意味着上课外的所有时间都必须奉献给辩论。“把专业课落下会很遗憾。”“院新和寒假集训打得都不是很好,有点自我怀疑。”但最后大家还是决定参加,“怕错过这个机会,和大家一起打校新的机会错过了就不再有”。辩论赛的输赢不值得,但你们值得。

 

对于日月队而言,校新已经结束了。但结束也是开始。初赛一轮时的评委曾告诉他们:“校新是大家辩论的开始,希望大家能在辩论的路上越走越远,越走越深。”

正所谓:

少年剑未佩脱,出门即是江湖。

弱冠一年洗练,匹马前程路远。

 

采访:姜畯耿

撰稿:姜畯耿

图片来源:资环辩 武大学习

版权所有@官方金沙娱场151_首页(welcome)-学工在线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珞珈路129号 邮编:430079

电话:027-68778381,68778284,68778296

Baidu
sogou